强奸、重婚、遗弃

2017-12-09 21:27:29 来源:时代纪实 山西信息港信息员: 字体:     

 强奸、重婚、遗弃——唐山基层党员干部堕落程度令人心惊oOX山西信息港-山西省重点信息门户

 
2017-12-08 时代纪实 
 
基层农村政权是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要保障;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法规得以有效贯彻的有力保证;基层农村干部是连接党和政府与广大人民群众的重要纽带,也是最能体现党和政府形象的排头兵。然而,有些农村基层领导干部却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违法乱纪,堕落腐化,严重破坏党和政府的形象。
 
花心村官强奸打工女
 
近日,我编辑部接到河北省遵化市娘娘庄乡东娘娘庄村村民刘艳丽(化名)举报称: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亮甲店镇孔五官屯村党员、村主任李维彪违法乱纪,横行霸道、堕落腐化,豢养黑社会性质人员,强奸、玩弄女性。
 
4ab58b18e28d5909a3c19f6e6084d790.jpg
李维彪
 
据了解,2004年11月,刘艳丽在唐山市丰润区打工期间认识了年龄38岁,身为党员、村主任的李维彪,并应邀吃饭。刘艳丽单纯善良,涉世未深,被李维彪在酒桌上灌醉,随后开车将其拉到“丰润宾馆”开房并实施强奸。酒醒后的刘艳丽痛不欲生,准备报警。李维彪见状便给刘艳丽下跪,用花言巧语哄骗刘艳丽称至今还没成家,信誓旦旦要娶刘艳丽为妻,爱她一辈子。为麻痹刘艳丽,塑造“爱人形象”,李维彪还装模作样的多次去看望刘艳丽父母,并以岳父、母相称。还带刘艳丽到自己开办的工厂里玩,骗取了刘艳丽的信任。2005年4月李维彪以工作便利为由在玉田县玉星楼租房,与刘艳丽夫妻相称,同居长达一年之久,形成事实婚姻。
 
204a908169543bb70e382ab2b0f2d41b.jpg
 
李维彪写的保证书
 
期间,刘艳丽多次与李维彪商议婚事,李维彪都以工作繁忙为借口推脱。不久后,刘艳丽怀孕,对登记结婚的要求更加迫切,李维彪为了稳住刘艳丽,写下保证书,承诺“结婚彩礼5万元,给孩子在唐山市买一套房子,怀孕期间一次性给10万元,孩子出生后每年给5万元抚养费。”并装模作样的带刘艳丽去唐山市看房。之后不久,李维彪以出差为由将刘艳丽哄骗回娘家,然后就与刘艳丽断了联系。
 
遗弃亲子心比虎狼狠
 
看着日渐隆起的肚子,刘艳丽着急万分,到处寻找李维彪,最后在李的工厂找到他。让刘艳丽料想不到的是,李维彪当面否认自己是孩子的父亲,并恶狠狠的要求刘艳丽将肚子里的“野种”打掉。
 
刘艳丽称,2006年1月9日孩子在医院出生,这期间李维彪始终没有出现,孩子一天天的成长,而此时的李维彪却“人间蒸发”了一样。被逼到的崩溃边缘的刘艳丽,身心受到极大的打击,患上了严重的精神“抑郁症”。2009年10月,刘艳丽意外得知一个宛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原来,李维彪早已有老婆孩子,其长子已经二十多岁了。
 
为了找李维彪讨要说法,刘艳丽及家人多次找到李维彪父母理论,而李维彪一口否认孩子是他的,还无耻的让其父劝刘艳丽给李维彪做“小老婆”。
 
刘艳丽说,孩子三岁的时候得了急性肺炎和急性喉炎,她给李维彪打电话,李维彪一听到刘艳丽的声音立刻就把电话挂了。没办法,刘艳丽只好又给李维彪的父亲打电话,李维彪的父亲说要跟李维彪商量,最后却哭着告诉刘艳丽“我岁数大了管不了我儿子,李维彪说得做亲子鉴定才给孩子治病”。刘艳丽悲愤难当,无奈之下,只好从亲戚朋友处七拼八凑的借了几万块钱给孩子救命。
 
为了依法维护自己和孩子的合法权益,刘艳丽走上了漫漫的维权路。2011年4月,在玉田纪检委领导的干预下,李维彪勉强同意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为“在不考虑多胞胎、近亲与外源干扰的前提下,支持李维彪、刘艳丽是孩子的生物学父母”。面对铁一样的事实,李维彪极不情愿的给了2.5万作为孩子5年(2006年1月9日——2010年12月31日)的抚养费,这其中还包括5000元的亲子鉴定费。
 
2011年11月份,刘艳丽多次找到李维彪交涉,要求其付孩子抚养费。李维彪提出,必须在玉田县亮甲店法庭做判决,孩子归他,刘艳丽三年之内不能见孩子的苛刻条件。爱子心切的刘艳丽难以接受,因此抚养费一事没有谈妥。
 
为逃避责任穷凶极恶
 
刘艳丽称,李维彪小名二宝,虽然身为党员干部,却是跟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沆瀣一气,更豢养了超过200人之众的流氓团体为其充当打手。
 
2012年2月16日,刘艳丽找李维彪解决抚养费问题,李维彪避之不见,并出言威胁。刘艳丽无奈之下找到李维彪公司(玉田县硕睿建材制造有限公司),不料,刚踏进李维彪办公室,即被李维彪妻子伙同七八个打手围攻,刘艳丽被打的遍体鳞伤。
 
2013年10月30日,刘艳丽与父母孩子再次去公司找李维彪,李维彪依就不予回应,11月1日上午,李维彪指派地痞流氓王国华(玉田县硕睿建材制造有限公司经理)对刘艳丽和其母亲野蛮出手,拳脚相加。刘艳丽母亲已年逾六旬,又是一位聋哑人,被打的遍体鳞伤,卧床不起。11月20日,刘艳丽又一次找到公司,李维彪之子李硕不顾刘艳丽老母年迈,将其打倒在地,再次导致其全身多处受伤。
 
多行不义与官员勾结
 
刘艳丽称,除自己以外,李维彪还同时欺骗玩弄多名女性,其中一位卢姓女子与李维彪重婚并生有一女,该女户籍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李维彪在首钢收废钢铁的时候也欺骗了一个姓李的女孩,玩了将近一年多就将女孩甩掉了。女孩气愤不过,找了几个人在一天凌晨四、五点的时候闯进他睡觉的地方一通猛砍,当时一刀就把他的左脸蛋砍下来了。又有几个人连砍他一共二十六刀,在医院整救治疗了一年多才好。至今李维彪左脸上、身上、胳膊上都有伤疤,手上的伤疤更是造成其大姆指和食指伸不开。
 
刘艳丽透露,李维彪花400多万元通过贿选当上孔五官屯村主任,并利用职务之便,开办了两个污染防治措施不达标的工厂,给当地环境和人畜用水造成极大的污染和破坏。另外,李维彪还以非法手段偷税漏税,谋取巨额私利;与亮甲店镇派出所长马宝明相勾结,滥用职权、枉法办案。
 
李维彪作为基层党员干部,违法乱纪、腐化堕落,强奸、玩弄女性,以权谋私等所作所为令人不齿,同时也映射出唐山市农村基层政权的混乱和党员干部廉政教育的薄弱。
 
此事件我们将持续关注并跟踪报道!
360--336x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