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安达:棚改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引发质疑

2018-01-26 13:40:19 来源:人民法治网 山西信息港信息员:徐广忠 何蕴桥 字体:     
黑龙江安达:棚改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引发质疑 
 
  2018-01-23   来源:人民法治网
  
  《人民法治》杂志记者 徐广忠 何蕴桥
  
  2016年6月13至16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在下辖的安达市召开棚户区改造推进工作安达现场会,安达市在现场会上受到表彰。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名为“御景豪庭二期”的棚改项目自2010年开工以来,历时七年,至今没有竣工。据其中一位建筑商王本海投诉,该工程尚欠其工程款(其中涉及拖欠200余农民工工资)共计人民币2890余万元。
  
  那么,安达市受表彰是否名副其实,本刊记者展开了为期一年多的调查。
  
  棚改项目房屋出售涉嫌违规
  
  2017年3月6日,记者在安达市北横街附近看到,名为“御景豪庭”的项目虽然已经开工6年了,才只建了4层,由于天气原因,当时处于停工状态。
  
  据安达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给一位信访人李先生的信访处理意见书显示,2008年5月安达市发改委批复御景豪庭项目为棚户区改造地块,一期已经交房。二期由于违规变更开发商,致使该工程停止施工。百余回迁户因此漂泊在外,无家可归至今已6年之久。
  
  在安达市住建局,记者根据住建局提供的相关资料得知,安达市政府于2010年(67)号文批复该项目开发单位为百兴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土地取得方式为划拨,安达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于2011年5月给市政府报告,将“御景豪庭”列为棚改项目。
  
  该项目共涉及回迁户152户,承建方黑河市第三建筑公司分包人王本海于2011年7月份开始动工建设,桩基完成大部分工程后,由于违规变更开发商,致使该工程停止施工,开发商由原来的黑龙江百兴园房地产公司变更为宝元房地产公司,法人为梁建民。
  
  2014年8月安达市棚改办和宝元公司签订协议要求该公司交齐各项保证金后于2015年底前竣工交付房屋,然而该项目至今没有竣工。
  
  一位购房者李某告诉记者,她于2009年在该小区购买了面积为81平方米的复式住宅一套,款项已经全部交齐,但至今不能交房。
  
  在划拨土地上建设的棚改项目,其性质不言而喻。“御景豪庭”可以公开对外出售吗?据悉,“御景豪庭”二期在还没有开工建设的情况下已经开始出售,所售楼资金2000余万元并未用于项目建设,资金去向不明。
  
  划拨土地上的棚户区能否出售?记者就此采访了原中国国土经济研究会副秘书长施泽荣教授。他说:划拨土地使用权,是指土地使用人通过除出让土地使用权以外的各种方式依法无偿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基于划拨土地“取得的无偿性”,它的延伸特点是之一就是“权利的受限制性”,划拨土地使用权主要是满足社会公共利益的用途,这种用途的特殊性决定了划拨土地使用权的不可转让性,不能直接进入市场,否则将导致违背事物本来的制度初衷,而且会破坏市场的公平原则。这些规定可以参照我国《物权法》第137条规定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40条第1款。
  
  根据法律规定,以划拨方式取得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房地产时,应报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审批。其立法目的在于通过对划拨土地流转的限制,防止国家利益受损。
  
  “御景豪庭”二期的实际做法显然与政策法规不符。
  
  拖欠农民工工资悬疑重重
  
  2018年1月4日,记者再次来到安达采访。
  
  安达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答复是:2017年9月19日,劳动监察局再次组织梁建民、王本海及相关人员进行对账,法制日报领导也参与了对账过程。最终拿出经双方确认的结算单建筑面积是8085.022平方米,单价每平方米540元,工程总造价4365911.88元,减去因未完成而扣除金额471989.49元,加上增加项126100元,最终确定额4020022元,双方签订确认单。
  
  经初步调查,从2012年4月至2014年1月,梁建民陆续支付王本海人工费、机械费、工程款3031855元;从2014年1月至2016年3月,劳动监察局通过启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支付王本海工人工资2821255元,共计5853110元,已经超出工程量总价款4020022元,所以御景豪庭二期项目现已不拖欠王本海人工费。至于梁建民给王本海出具的欠条,是2013年6月至2013年9月梁建民通过王本海向他人的借款,此款为梁建民与王本海之间因借贷关系而发生的款项,与农民工工资无关。
  
  根据这个回复材料,王本海、吕淑霞向本刊投诉中提到的2890万元(含约759.8万元农民工工资)事宜,是由于王本海、吕淑霞替宝元公司担保借款540万,并以月息7分经利滚利的形式逐渐递增而产生的,并非是工程款项和人工费。安达市住建局和劳动监察局对于是如何得出以上结果未提供详细证明材料。
  
  根据王本海、吕淑霞提供的资料显示:王本海和吕淑霞担保所借款项540万元,出借人刘炳才(回复材料中写为‘丙’)和卢德根本就没有约定利息事宜。为此,2017年7月27日二人专门出据了书面证明材料进行证明。同时,梁建民出具的工程结算书和利息欠据都能证明这笔资金的真实来源和组成。
  
  在2016年9月2日,根据当时采访记者提供的现场录音整理,由安达市王顶副市长组织,由劳动监察局局长肖岩、建设局副局长杨国立,组织开发商梁建民和当事人王本海对账目问题和农民工工资进行确认,梁建民承认对当事人的欠款数额无异议。
  
  2018年1月5日上午,记者实地采访部分当事农民工代表,李云才、祝宝福、刘新波、扈海明、于海龙、翻斗车队长何队长,他们表示《御景豪庭二期工资明细表》中载明的所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属实。
  
  根据采访农民工代表,拖欠事实客观存在,究竟谁该为拖欠负责?
  
  据王本海投诉,关于以上回复提到的梁建民已经支付王本海人工费、机械费、工程款的收据以及梁建民提供的由王本海夫妇签字的收据中,有多张并非是王本海和吕淑霞的签字,而是冒充或者电脑复制造假的结果。他们多次对此提出异议,要求提供原始文件并对收据签字进行鉴定,但是相关职能部门都未予采纳。他对这种“拉偏架”的做法提出了异议:对于开发商梁建民所提供的材料全盘认可,而对于我们所提出的质疑却不经调查就予以否定,作为政府职能部门,不能保持中立,以公平、公正的立场来处理,这是不对的。
  
  对于安达市棚户区改造中出现的诸多问题,记者采访了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他说:这个案例暴露出整个项目开发非常混乱,没有一个完善的流程,开发周期太长,不像一个正常的项目,积压了很多风险,包括库存积压和银行贷款等。
  
  另外这个项目也能看出开发商心态不端正,因为棚改项目很少出现“御景豪庭”这样的名字,这明显是诱导市场的行为,把棚户区改造房按商品房来运作,吸引社会购房者进入。
  
  严跃进认为,从这个项目也反映出经济落后地区房地产开发的不成熟,都是小规模开发引起的一系列问题,没有让购房者实现居住的目标,还出现很多民生问题,这都是需要解决的。工程款和工资的拖欠反映出当地相关部门管理不力的现象,国家相关政策的管理都很严格,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可以追责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山西信息港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山西信息港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山西信息港及时删除。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新闻图片

热点推荐

热图推荐

360--336x280